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红酒 > 正文

法国红酒为什么输给了澳洲红酒?

更新时间:2021-10-05

  我的一位朋友木总,本不姓木只是大家叫多了也就顺口了。他是广东人氏,贵为公司财务总监,应酬自然难免。

  他的朋友圈简直就是中国酒业发展的陈列展。除了茅台是不变的主题外, 这些年澳洲红酒奔富也爬上了他的贵宾席。

  再看看电脑屏幕上,奔富母公司的股价,这个澳洲股市炸子鸡,今年已经腰斩。这节骨眼上又逢中国大棒加身,感叹之余想起红酒市场这些年的风云变幻。

  有次几个人在香港马场会所被一港客招待,那兄台是红酒专家,服务员拿了一瓶红酒,他尝后不满其酸,后点了一瓶82年拉菲。

  拉菲的威名开始蔓延到中国内地,但90年代知者甚少。但高档饭局跟随香港,拉菲慢慢成了主角。

  这个我还是比较相信的。他贵为上市公司主席,业务跨越地产、金融、矿业、商业。

  记得那时与他们公司吃饭,需他的秘书亲自调酒,内地服务员那时可能还不会“伺候”拉菲,如何醒酒、杯子的型号胖瘦、如何识别真假都事先向酒席之人作培训。

  后来在法国呆了很长的日子,其实拉菲并不是最贵的法国红酒,本地人也基本不喝。但内心总想去探究一下 what is Lafite。

  欧洲绝大部分酒庄其实是教会创建出来的,现在即使去一些修道院,依然可以品到自产的酒。

  小拉菲就没有Chateau这个名字了,质量稍差或葡萄藤没长到适合,或在酿造中出现了瑕疵,这些“次品”就是小拉菲了。

  拉菲之成为彼时的王者,自然少不了添油加醋的杜撰。法王的御酒,法兰西五大名酒之首,罗斯柴尔德男爵购得拉菲庄园 ,均是每张桌子上差不多的新闻。

  后来我与一位法国酷爱藏酒的老兄聊起这个问题,他的答案我认为是最接近事实的。

  他认为拉菲在法国的地位其实与蓬巴度夫人(Madame de Pompadour)喜好有关。

  我的认知里蓬夫人最起码是法国历史上最有魅力最有财富、甚至有军事天才的一个女性,还是路易十五的最爱。现在法国邸原来也是蓬夫人私有财产。

  凡尔赛喜好拉菲从她的家宴开始。欧洲贵族喝拉菲学自法国, 世界潮流自然指向拉菲。

  2010年拉菲在酒局地位是神一样地位,连市井小人都知道他的存在,任何一个喝过拉菲的人都吹嘘,“一口下肚,人生升华”。

  像极了股市的故事,如果连菜场阿姨都讨论指数上涨,那股市离崩盘就不远了...

  拉菲的投资价格在中国开始被无限放大。投资者说再放100年都可以喝。传奇翡翠项链上海亮相记录朝代更迭、名媛人生见过大拉菲卖到人民币8万,甚至听说卖过超10万的高价。

  82年份的拉菲更是创下了10年涨幅约为1000%的收益,而同一时期黄金价格的涨幅仅有4倍。

  但是诡异的2012年,拉菲期酒价格跌幅竟高达30%。即使在拉菲最受追捧的中国市场,跌幅也非常明显。

  拉菲42个酒庄十年的产量不及中国市场一年的销量,十瓶拉菲中有九瓶都是灌瓶的假酒,2011年初,一个拉菲82的空酒瓶子可以卖到3000元。

  其实从2011年下半年,拉菲的状况就开始不乐观,香港苏富比大量流拍,原本抢手的拉菲,包括1961年系列都无人问津。

  许多人认为与08欧债危机有关,2008年金融风暴中,一些葡萄酒投资商把手里的酒放出来变现。

  大部分人认为中国人对奢侈酒的“山寨”能力,最终 劣币驱良币才是原因所在。

  “拉菲传奇”、“拉菲传说”......拉菲系充斥着整个中国市场。模仿与造假俨然像一块板砖把拉菲拍死在沙滩上。

  我的观点倒是2012年,中国政府出台严厉的反腐政策,高压之下,官员,富豪再也不敢喝拉菲了,这个才是压死拉菲的最后一棵稻草。

  2014年去广州,专门拜访了我心目中那位“拉菲之王”。他公司已搬到珠江边公司总部大楼, 写字楼大厅有专用电梯直抵最高层 - 整层就是他个人专用。

  他带我参观其豪华空间,字画、非洲象牙一众收藏,唯一没看到拉菲,或许他收着自己喝吧。

  临着珠江,俯瞰羊城, 或许还是以前的感觉好,大家惺惺相惜。庞杂的生意亦如他的拉菲情结 ,可能剪不断理还乱...

  奔富酒精度高,14度到15度拉拢无数爱喝白酒的人。比起拉菲,重口味人士觉得喝起来没味道,因为拉菲也就12度,只是西方红酒的标准而已。

  还是拉菲张扬的时代,奔富主要靠进口商的推广,奔富进入中国也是先依靠ASC来代理,拉菲的中国独家代理权就是他。

  拉菲没落,奔富3xx和4xx系列却开始带领整个奔富系列红酒在中国全线崛起。

  奔富2014年收回了大部分市场销售权。此时的拉菲已全面败退,奔富却已整装待发,再到今天如日中天的局面。

  奔富之懂中国,从代理商入手,这时的ASC已是鸡肋。他启用十几家一起代理,实行末尾淘汰制,典型的阿里淘汰员工的作风。当然也培育了一批以广州代理商为代表的新一代红酒新贵。

  央视、高速广告,交易会、行业媒体、写字楼电梯、高档住宅电梯、公交车站LED、机场LED和高铁杂志等奔富都投了大量的广告。

  回报是从2017年奔富中国销量突破了500万瓶,2018,2019更是年年发新枝。

  英国人 Penfold,1844年在他33岁移民澳洲,那时的中国还处在鸦片战争中嗷嗷待哺。中国电信8个10000号服务用户[图]

  他在自家葡萄园酿造高度红酒,只是想顺便做些副业。没想到后来酿出了澳洲最大的酒庄,没想到100多年后成了世界品牌。

  尤其奔富Grange ,Bin 9x上来时,主人说,这酒闻起来典型澳洲桉树味,喝起来浓郁果香味!

  奔富最大收入来源美洲业务严重受影响的同时,奔富灵魂人物,CEO Michael Clarke宣布退休,引发股价暴跌。

  中国制裁澳洲,或许更像2012的中国制止奢侈消费一样,引发奔富崩塌的骨牌效应。

  中国商务部于9月15日致函奔富东家在内的31家澳洲酿酒商,向他们发出有关其经营情况的“临时抽样”问卷,限他们在10天之内予以答覆。

  自中国上个月宣布反倾销调查以来,奔富家的股价已经下跌了25%以上,今年股价更是被腰斩。

  墨尔本的Tinna就是一位,从中国奔富的经销商到澳洲投资红酒生意, 这位年轻漂亮的广西妹子每日在朋友圈晒着自己独特的红酒生活方式。

  崔健1989年的首张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是我内心的一张历史留声机。

  记得崔健说过他用音乐来表达自己,就因如此我觉得,这首歌没有随着时间而流逝。

  尤其歌曲用唢呐来呼喊着“一 二 三 四,听说过,没见过,两万五千里...有的说,没的做,怎知不容易...想什么,做什么,是步枪和小米,道理多,总是说,是大炮轰炸机.....”。

  “一二三四, 听说过,没见过,红酒威士忌...有的看,没的喝,怎知不容易...想什么,做什么,是白酒和小米,道理多,总是说,是拉菲与奔富.....”

  真希望崔健能唱唱这首歌,不过歌名最好改为“新长征路上的突击手”。拉菲与奔富不摇滚但很中国。

  西方产品在中国的新长征之路永远不缺明星,昨日拉菲,今日奔富。明天是谁已不重要,肯定的一点是江山总是轮着坐的, 帝王之位永被人覬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